在斯俄乡,拜谒无名女战士墓

多希望,压塌卫生队女生班窑洞的那场大雪

从一九五一年十月的那个夜晚,退回天空

凛冽的山风停歇。寒冬被彻底删除

瓦蓝交还给天空,吉祥属于每一个美丽的生命

 

九个女兵说说笑笑,以轻盈的姿态

拂开死亡的阴影

像春天里九枝朴素的沙棘花

从尘封的岁月款款走来

她们用过的铁镐、铁锹早已锈迹斑斑

而她们年轻的脸庞,清新如初,灿烂依旧

带着露珠的纯洁,在土地上生长,盛开

 

多希望,那个窑洞重新复原坍塌前的样子

她们围拢着燃烧、跳跃的理想

畅谈和憧憬着明天

那团小油灯的光焰,在她们乌黑的眸子里

熠熠闪亮

一条纤细的光线,舒展得又远又高

直抵云端,直抵梦想

 

大渡河日夜不息的吟唱中,一定还绽放着

她们摆渡河西时,欢乐溅起的浪花

在机场施工工地上,她们咬紧牙关

用稚嫩的肩膀,扛起

责任、使命与信念

 

高原强紫外线的照射,将她们再次塑造

使她们排列成值得骄傲的铁杉

定格进我们心仪的风景

清淡的月光把她们的形象润色

而适宜赐予她们的颂词,只有贡嘎山上的雪

才能与之相配

 

多希望,她们像我的母亲一样不再年轻

皱纹满脸,儿孙绕膝

她们笑着,用依然明亮的语调

一遍遍重复着自己和战友们当年的故事

从牙齿的豁口儿,漏出

高原的一阕劲风,逶迤抒情

而她们的心,让我看见贡嘎山上的雪

仍是那样白

 


作者:王雪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