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水河永远流淌的爱 ——追记“灭火英雄”焦祖波烈士

鲜水河是流经道孚县的第一大河,是护城河也是“母亲河”。河岸不到一公里,就是原77363部队驻地,一个宁静却又令人沸腾的地方,一个年轻而又英雄辈出的地方。我与焦祖波在这里相遇、相知,他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7个岁月,滔滔鲜水河记录下了他最无私的爱……

噩耗传来:一个将大爱撒向鲜水河的勇士

2010年12月5日,原本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我在成都送退伍老兵。下午3点左右,得知部队出去执行灭火任务出现人员伤亡,我赶紧拨打焦祖波电话(他此时任二连指导员,跟教导员李列一同出去执行任务)。连续拨打了4、5个电话,没有接通,我心中还在埋怨他没及时接电话。5时许,办公室同事发了一条短信,只有短短五个字:焦祖波没了。我顿时泪如泉涌,久久没有说话。

再见焦祖波,已是12月7日,康定体育馆。漆黑的棺椁,鲜红的军旗,伫立的礼兵,洁白的哈达,悲恸的人群……雪山垂泪,山河悲咽。昔日朝夕相处的战友,转瞬间,已将生命永远定格在31岁。

那该是怎样的无畏,能将最后一个身影定格在了勇赴火场?

那该是怎样的情谊,能将最后一个生还的希望让给了战友?

那该是怎样的胸怀,能将最后一腔热血洒向了子龙山……

英雄人已去,浩气贯长虹。李列、焦祖波等15名官兵为人民赴汤蹈火,壮烈牺牲。2011年,中央军委胡锦涛主席签署命令,授予77363部队“献身使命模范营”荣誉称号,焦祖波等14名官兵被评为革命烈士、追记一等功,当选全军“2010年度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新闻人物”。

美丽记忆: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军官

道孚的夏天是最美好的季节,山花烂漫、晴朗而惬意。2003年7月,焦祖波从原昆明陆军学院毕业,与张华国(与焦祖波一同参与“12.5”灭火行动,时任3连连长)、陈小军一道分配到我们连队任排长。我在连队任指导员,来连队报到时,正是我接待的他们。初见焦祖波,170左右的身高,标准的寸头,黝黑的脸庞,身材偏瘦,始终保持着微笑的表情,看起来很精干、很阳光。

基层连队的生活看似枯燥却又充满激情。焦祖波担任排长以后进入工作很快,表现得很全能:军事训练上有想法有办法,管理上有力度有温度,生活中还多才多艺,有不错的嗓音、不凡的主持功底、不俗的脚法,战士们都很接受他。八公里武装越野,焦祖波体能特别好,扛起迫击炮、重机枪跟战士们一起跑还不落下风,每次越野考核,他都是扛起红旗,跑在队伍最前面,被大家称为“扛旗专业户”。让人惊喜的是,焦祖波还有主持人的“范”,下连队的第一年,他就主持了连队的退伍老兵欢送会、春节联欢会,磁性的声音还“圈粉”无数,于是,又成为“主持专业户”。连队结对资助驻地格西乡小学贫困学生,焦祖波不仅资助学费、购买学习用品,还义务为资助对象辅导功课,成为“校外辅导员”。不久,焦祖波担任连队团支部副书记,他工作积极主动,与时任副指导员、团支部书记的张聪同志一道,开展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连队团支部被团中央表彰为“五四红旗团支部”,成为连队一张响亮的名片。

作为指导员,我对他要求比较高,对他的批评也是最多的,有时甚至很严厉。有一次组织活动,焦祖波迟到了几分钟,我很严厉地批评了他。他后面非常忐忑、非常诚恳地向我道歉。现在想起来,感到特别惭愧。

携手前行:一个一直在努力奔跑的基层主官

焦祖波成长进步较快。2008年,他担任我原来连队指导员。我们还经常电话交流,他认真分析连队的形势、自己的不足,让我给他提意见建议,好把缺点及时补上。为全面提升自己的能力素质,他虚心向机关同志和老一点的政工干部请教,认真学习政治工作各项业务知识,能力提升很快,在四川省军区政工大比武中获得基层连队主官组第三名。为提高文字写作能力,他拜原成都军区《战旗报》李通斌主编为师,认真学习新闻报道和写作方法与技巧,从“豆腐块”写起,先后在《战旗报》等报刊上发表文章10余篇,被称为“文秀才”。为推动连队全面建设,他与连长王清彪一道,带领全连官兵,全面打基础、全面搞建设,连队全面建设发生了很大变化,连队一跃成为标兵连队,被原成都军区表彰为“基层建设标兵连队”,他个人荣立三等功。从排长到连队主官,他不停在努力,不停在追赶,不停在超越。

作为连队主官,焦祖波心中始终装着连队、装着战士,12月3日,在他牺牲的前两天,还在给我打电话,说连队炊事技术比较薄弱,伙食质量搞不上去,想把“支援”给兄弟连队的炊事班长调回去,让我给首长请示一下。没想到,这竟成为我们的最后一次通话、最后的诀别。

长期分居两地,焦祖波心里也装满了他对妻子的爱与愧疚,再忙、再晚,他也会定期给妻子彭春花打电话,对妻子也是“言听计从”。妻子怀孕后,他还专门给我讲,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就取名为“焦傲”,他以他(她)们为骄傲,也希望他是孩子们的骄傲。

追寻足迹: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儿郎

焦祖波牺牲后,我一直都想去他老家走一趟,看看老父亲,看看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2018年5月,我踏上追寻之路,来到焦祖波的老家:重庆长寿区双龙镇谷黄村。我们在村卫生室打听焦祖波老家地址,老村医得知我们来意,甚是热情。他没有焦祖波父亲电话,先后联系了3个人,才知道老父亲没在老家,住在镇上,约了一个地方,并让一个亲戚去通知来见面。很远处,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老父亲一头银发,精神尚好,身体看起来也比较硬朗。见到我满脸笑容,很是激动,握手很用力。提起儿子,说他一直都很懂事、很孝顺,老父亲语气比较平和,似乎少了些伤感,言语间透露着一种源于心底的欣慰与自豪。老父亲没有说一个关于什么困难之类的字,只是很想念在遂宁的孙女,却又怕路途太远,耽误孩子学习。英雄的儿子背后,始终屹立着一个坚强的父亲。一同前来的,还有焦祖波的初中同学,在镇上开了一家诊所。讲感情、爱帮助人、有追求,始终充满正能量,这是同学眼中的焦祖波,有惋惜更有尊敬。同学讲,长寿区政府将老家的一条路命名为“祖波路”,以永远缅怀焦祖波烈士。

临行之前,我特意与老父亲照了一张相,老父亲一脸慈祥,我右手扶着老父亲的肩膀,左手挽着他的手臂,就像我和焦祖波曾经照相时的姿势一样……

时代呼唤英雄,英雄引领时代。刚刚过去的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国,一批批白衣天使和人民子弟兵不畏艰险、冲锋在前、舍生忘死,医者无私、兵者无畏,上演“最美逆行”,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你奋不顾身冲向火场的样子……

战友,疫情之后,格桑花开、道坞新生,奔腾的鲜水河水,可是你在一路欢唱?

战友,祖国山河无恙、人民安康,可是你所期待的模样?

 

 

 

作者:何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