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远去的雄鹰

“大伯,我终于找到您了!”当魏钢的双膝跪下时,我仿佛听到了跨越67年的沉重脚音。

雪山巍峨,犹记当年事;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那是2019年6月7日,甘孜州康定市下瓦斯沟村康定“空军烈士墓”。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我见证了跨越67年的追寻。

2019年6月7日, 76岁的西安市民魏国良带着五弟魏国林和侄子魏钢,来到地处康定市姑咱镇下瓦斯沟村的康定“空军烈士墓”,祭奠他的大哥魏国宾烈士。

跨省寻亲,从西安到康定,行程1000公里;跨世纪寻找,从1952年到2019年,历时67载。这是一次迟到的相见,饱含无尽思念;这是一场崇高的致敬,充满伟大意义。

追忆英雄过往,缅怀烈士事迹。追寻,夙愿得圆;纪念,不能忘却!

1952年6月7日,中国空军13师37团中队长魏雄英机组9名成员在执行空投任务返航中不幸在甘孜州康定地区撞山坠毁、英勇牺牲,后被当地群众安葬,建立康定“空军烈士墓”。

1952年9月11日,当魏国宾牺牲这个残酷的消息传来,魏家简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但《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上却是字字泣血的消息:魏国宾同志不幸于1952年6月7日执行西线任务空投物资时光荣牺牲。

魏国宾1949年6月参军,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大队任机务助理员。这只矫健的雄鹰远去了。魏国宾走了,留下飞行昌都(今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和懋功(今四川省小金县)试航成功的照片和立功奖状,匆匆离去,留给亲人无尽悲恸。

魏国宾牺牲了。牺牲在哪儿?能找到他的遗骸吗?

魏家开始了漫漫“寻亲路”。魏国宾的父亲魏北华、母亲付银荣,大姐魏玉玲、二弟魏国栋、二妹魏玉兰、三弟魏国良、四弟魏国材、五弟魏国林, “全家总动员”踏上了一条寻亲“长征路”。

魏国宾在执行西线任务时牺牲。“西线”在哪儿?“西线”两字涵盖太广。只要有一丝线索,魏家都会不遗余力去寻找,可总是抱着万分希望,却迎来一次次失望。

苦苦追寻,青丝变白发,青年到老年,一批接一批,一代接一代,魏家从未停止过寻找的步伐。

上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魏国宾的母亲付银荣和父亲魏北华相继离世;2002年,魏国栋去世,临终前都为未找到魏国宾的遗骸和牺牲地而“耿耿于怀”。

转机发生在2018年10月,魏玉兰的女儿杨健在国家航空博物馆英烈墙上发现魏国宾的名字,再进一步查找,在航空博物馆军人档案中找到魏国宾牺牲地在四川康定市。

魏家立刻联系甘孜州负责军抚工作的部门,接到电话的工作人员感叹地说:“我们也在寻找你们啊,我们都找得好苦啊!”

烈士家人在寻找烈士牺牲地,烈士牺牲地也从未停止寻找烈士家属。一直以来,甘孜州负责军抚工作的部门一直在寻找“空军烈士墓”烈士亲属,只是由于线索有限,多方寻找魏国宾亲属都没有结果。

虽几经曲折,今夙愿得圆。魏国良感慨道:“67年了,67年啊,可以告慰地下的亲人了。”

追寻远去的雄鹰,众人在不遗余力——

中国人民空军博物馆“空军英烈墙”《空军空勤烈士和牺牲飞行人员名录》的编录者之一,曾任空军司令部军务部副部长、空军7军副参谋长孙培新20余年来一直在寻找“空军烈士墓”的亲属,正是他在烈士亲属和甘孜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之间“牵线搭桥”,才促成了魏国宾亲属圆了67年的“寻亲梦”。

当年率队调查飞机失事的原空十三师政治部宣传科长马国昌(已去世)的儿子马云飞提供了当年寻找飞机遗骸、修建“空军烈士墓”的长达32页的日记文字和16张图片,真实还原飞机失事事件。

甘孜州退役军人事务局和康定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高度重视烈士亲属寻亲,为烈士亲属来康提供了“快捷通道”。康定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两次组织人员前往飞机师实地——康定市三合乡昌坝村贝母山寻找到多件实施飞机零部件。

烈士牺牲地昌坝村群众把所存失事飞机零部件积极上交,多名村民前往海拔5000余米的贝母山寻找失事遗骸。

《甘孜日报》1997年5月3日第二版刊登了《发生在四十五年前的空难》一文,详细记录寻找非遗残骸以及“空军烈士墓”的建立过程。22年后,2019年6月、9月,甘孜日报社记者重新“连线历史”,对魏国宾、张世光、温克民等烈士亲属寻亲进行全面报道,再次将这段历史展现在世人面前,对烈士致以崇高的纪念……

撩开岁月烟云,再现悲壮历史。贝母山空军魏群英机组失事事件得到真实还原:1952年6月7日,空13师37团中队长魏雄英驾C-46型8005号机,由新津机场起飞至昌都地区执行空投任务,空投完毕返航的飞行过康定后约10分钟,地面与飞机的联络中断。事后查明,该机在大渡河东10公里处,与海拔约5700米的贝母山相撞失事,机组飞行人员魏雄英、魏国宾、张世光、吴光幼、温克民等5人,空投员杨友才、武爱岁、阴大生、范xx等4人全部牺牲。

追寻折翼雄鹰,缅怀远去英魂。2019年9月22日,“空军烈士墓”烈士张世光、温克民亲属到康定“寻亲”,瞻仰思念67载的亲人。9月23日,“空军烈士墓”搬迁到康定市榆林街道老榆林村的康定市烈士陵园。当日,州退役军人事务局、康定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康定市民政局、烈士牺牲地三合乡相关工作人员和烈士家属来到烈士陵园,把烈士遗骸放进早已建好的“空军烈士墓”安葬好,然后大家敬献鲜花,默哀祭奠,表达对革命先烈的敬仰之情。整个活动朴素庄严,肃然有序,不仅缅怀了烈士,祭奠了英灵,也为现场人员上了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

革命烈士长眠于绿水青山间,却永存于后人的心中——

“大伯,你的精神,我们会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一定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烈士魏国宾侄子魏钢虔诚告白。

“大哥牺牲后,我们一家就随时在心里提醒自己,我们是烈属,要继承他英勇奉献的精神,不能丢烈士的脸。”烈士温克民的弟弟温克栋信念坚定。

烈士张世光侄子张会臣从事研学旅行工作,期望能与甘孜学校合作,让甘孜的孩子参与到研学旅行活动中去,以此回报甘孜的深情厚谊。

 “我们都把烈士看作亲人,每年清明,我们都要来祭扫,缅怀烈士,学习精神。”康定市瓦斯沟小学把“空军烈士墓”作为“教材”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烈士牺牲地昌坝村希望树立纪念碑,以此纪念牺牲烈士。

康定市退役军人管理局表示,将建立革命烈士事迹陈列馆 “空军烈士墓”将作为生动教材,在党员干部、群众和学生中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和英雄主义教育,让伟大精神滋养出建设美丽生态和谐小康甘孜的强大力量。

年轻的雄鹰,为了理想魂留长空,如同大国之翼上最强劲的精神引擎,编织起壮美航迹,勾画出丰富的英雄精神谱系。英雄精神就是桥梁,沟通事业的今昔;英雄精神就是旗帜,标定历史的方位。在甘孜,对英烈的纪念,不仅是缅怀祭奠,更是精神火炬的传递。

追寻远去的英魂,是一次爱心接力:烈士亲属的永不放弃、空军退休干部的千里走访、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的“闻风而动”、烈士牺牲地党员干部群众的通力配合,让人感动、充满温情。

当好“英魂守护者”,让烈士精神长存、万古长青,这是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的职责。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在参与康定“空军烈士墓”的“寻亲”过程中,我既感慨于烈士亲属跨越67年的苦苦追寻的执着,也感受到助力寻亲梦圆后的欣慰,同时也感受到退役军人事务工作的肩头责重。

康定“空军烈士墓”9名烈士, 8人信息已经确定,当前最需要做的工作是寻找烈士“范XX”的亲属和所在地。由于时代久远,寻找工作肯定十分艰难,但英雄不能“无名”, 哪怕历经千难万险、想尽千方百计,飞行人员英名将一个不少载入空军史册!

追寻不停步,英名载史册。英雄,是一个民族历史天空中灿烂的星辰。仰望云端不朽英魂,让我们追寻他们、铭记他们、缅怀他们,让他们永驻我们心中。

追寻远去的雄鹰,仍在继续……


作者:谢臣仁,甘孜日报编委、记者部主任